游戲圈情報姬

388
文章
105629
總閱讀

《推理學院》2022表白日獲獎征文第一名:眼語

游戲圈情報姬 2022-06-17 13:55

82 舉報

推理學院》在2022年5月再次啟動“戀愛征文大賽”!此次比賽我們收到了來自許多小伙伴們的投稿作品,經過認真篩選和討論,最終選出了五篇最佳創作!接下來,一起來欣賞此次大賽的冠軍作品:《眼語》!


?


初夏的海風很涼爽。

女人站在甲板上望向遠方,裸露在帽外的發絲隨風飛舞?;遗吕?,冷風鉆入肥厚的衣袖,凍得她不禁發抖,她伸手拽了拽衣領,讓身上的衣物離恐寒的肌膚更近一點。

清晨,海上的濃霧使能見度大大降低,當船行至終點??繒r,人們勉強能看到這座傳奇建筑的大致輪廓。

女人臥在欄桿上,渡船臥在深水港里。水手們在甲板上四處奔走,皮靴敲擊地板,嗒嗒聲和船客們的交談聲混在一起,十分聒噪。她將視線瞥得更遠,岸邊聚集了許多人:碼頭工作人員,放假的獄警,探望囚犯的家屬,也有像她一樣的人——提著大包小包,捉摸著是競爭中的失敗者。

她踩著階梯一步步走下來,踏上石板,堅實的地面讓人心安?;蛟S是快要登船離開這個鬼地方,岸邊的人群壓抑不住心中的喜悅,躁動而嘈雜。

灰對這些人提不起興趣,他們的來來往往并不新奇,很多年前這兒就是這樣一番景象?;覊?、拱形門,污漬斑斑的鐵門和那時比起,多了些許歲月侵蝕的痕跡。門縫里長滿青苔,高聳的城墻是墻前的寄生物的庇護所,為它們提供絕佳的生長環境。

大門是緊閉的,只從城墻上開一扇小門供人通行,狹窄的通道緩慢地處理臃腫的隊伍??腿藗兣胖?,一個接一個在窄門左手處登記。這里曾經是監獄的最外層,站在城墻上面,望向大海,別有一番風味。個中緣由,如今它僅象征著劃分監獄島范圍的實體標線。

人們從窄門后的小廣場分流,各自散去,她則站在廣場等候全員到齊?;叶⒅孛?,把玩著自己的手,靈活的手指反復模擬袖珍手槍的組裝和扳機扣動。

灰和略顯冷酷的同類們一起,被人引著走進這棟盤綜錯雜的龐大建筑,走向建筑的深處。時至正午,煙消霧散,陽光直射進帶有大落地窗的連廊,一行人漫步在光明的沐浴下。女人壓低了帽檐,試圖擋住由玻璃折射她眼睛的光芒。她跟隨人群緩慢挪動,隨他們停下而停下。

“準備交個人簡歷?!鼻懊娴娜送髠鬟_著消息。

女人從肩包里掏出藤山先生事先做好的簡歷,和她的能力精準吻合,優秀的履歷是上好的通行證。她有一份自己的,礙于工作,只有寥寥幾行,體現不出這位創下豐功偉績的間諜的實力。

筆試現場,女人高估了競爭者的實力,幾番廝殺下來,灰毫不例外地穩坐第一的寶座。

最后一項科目是她唯一不擅長的。眼睛是間諜的致命弱點?;伊晳T回避別人的目光,她從不與人們直視,以免他們記住她眼睛的模樣。

測試完畢,黃昏已至,錄取結果通常以口頭告知。身著制服的女士領走了灰,安排她住進單人間宿舍。

她們路過監區,灰不經意地望向被落日余暉覆蓋的操場,太陽和地平線契合成半圓形狀,天空被晚霞暈染成橘紅色,女人心中添了幾分無名的傷感。

行政人員幫她提著行李,熱情地為她介紹這座監獄的歷史,告訴她這里曾發生過的故事。她靜靜地聽著,將思緒套進記憶公式,代入故事里,得到結論,順便在心中暗自抒發感慨。

一切都是老樣子。


領她來的人跟她寒暄,她沒有在意,嘴上應付了幾句,只是自顧自地整理著自己的行李。

幾件打有補丁的換洗衣物、掉色的洗臉巾、超市打折的衛生棉……這是灰所有的財產,在這個偌大的房間,她和她的東西僅占冰山一角。

那人識趣地走了,臨走時將一些新人的必需品擱置木質書桌上。桌上還有幾本不屬于她的書,那是監獄為她準備的《管理人員守則》,重點都用加粗的黑體字標了出來。其中,保密條例占了大部分,換言之人們只要在這里干好分內的事就可以了,不用去好奇這里正在發生什么。

房間空曠孤寂,灰的踱步聲在空氣中回蕩。她沒有開燈,腳上踩著穿過鼓風機透進來的黃昏。這兒給她的感覺就和從前的家沒有區別,唯一的好處是沒有人打擾,她不用為某個醉醺醺的漢子擦屁股。

有人推門而入,門外的燈光刺入灰暗的空間,極度敏感的女孩猛然回頭。一頭金發似金色瀑布筆直墜落,女人是上午照顧了她的面試官。凌俐,灰從她胸口前的工牌號和優秀員工欄對應上這個名字。女人襲一身端正的警服,銳利的眼神灼燒著她的雙眼,出于恐懼本能,灰下意識躲避對方的目光,又強迫著將臉朝向警官。

“從今天起,你是我的助手?!豹z警在近點開口說話,她仔細打量女孩的模樣,強烈的壓迫感讓灰不敢睜開眼睛。

凌俐放棄了固有思維,女孩的情況看起來不適合采用唬人的激勵手段。她轉身離開,帶上門前放下狠話,“試用期一個月,干不好就滾蛋?!?/p>

光亮消失,四周再度被黑暗籠罩。

灰放松地躺到床上,雙手攥著被褥,眼睛盯著自己的胳膊——那里有幾處淤血的青塊,即使在黑夜里她也記得它們的樣子。硬質棉花的壓感不錯,女孩長吁一口氣,閉上眼進入自己的世界?;孟刖车氐念I土是純凈的,冥想是灰緩解壓力鐘愛的方式。

從下定決心逃離那里開始,她就將自己的人生牢牢抓在了手里。離開家時她才剛輟學,父親打牌輸光了她的學費,還欠下了一屁股債。男人和灰僅在名義上有些關聯,沒有血緣紐帶的維系,誰也說不準下一次他耍酒瘋時會不會將女孩失手打死。

沒有老板敢長期雇傭童工,在灰走上前往監獄的渡輪前,一直在四處做散活掙錢。她當然清楚自己的年齡不符合條件,為了生存,硬著頭皮闖進了一個個招聘現場碰碰運氣。

灰不擔心遭拒,為此做好了十足的心理鋪墊,但周圍的人在她眼前被人陸續領走,期待的種子還是埋進了她的心中。

宛如審訊室的房間內,掌握決定權的人們坐著,一束束燈光照向女孩?;覜]有抬眼看面試官們,余光瞥見一位翹著二郎腿的金發女士和身邊人竊語,手指向她。結束后不久,灰被告知暫時錄用。

灰帶著安心睡下,臉上帶著笑意。第二天一早被凌俐拖拽著醒來。

“沒睡過覺嗎,懶蟲?!?/p>

她在這里給獄警做文職?;邑撠熣偷怯?,或傳達一些不重要的訊息,偶爾給監獄的圖書館打打下手。很輕松的活,除此之外都是可自由支配的時間。

每次定期向長官凌俐匯報工作的時候,對方總能猜到灰在想什么新鮮事,像她的知心朋友,和她感同身受。

監獄島是一座海上城市,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,試圖更新迭代。如同迷宮一般錯綜復雜的建筑,讓女孩吃盡了迷路的苦頭。跌了幾次跟頭,灰摸清了自己的常駐工作路線。

空閑的時候,灰喜歡坐在靠近監獄大門的那個操場邊瞧著犯人們放風,遠眺夕陽下落,然后看著犯人們熙熙攘攘地回到牢房。沒人叫她時會一直發呆,盯著碎星漫游的天空,以至于錯過晚餐時間,只好餓著肚子入睡。吃不飽是女孩過往生活的常態,奔波于城市的各個犄角旮旯也是她的常態。穩定的生活在頃刻間擁有,灰有些受寵若驚,不過她很快就會接納新環境,這是生活的常態。

風平浪靜的生活在監獄改造之際被粉碎。新市長上任,上頭大幅削減發放給監獄的薪水和經費,許多人丟掉了飯碗,女孩也不得不離開這里謀求新的生計。輪船啟航的時候,她望著岸邊的凌俐,用眼睛傳達著感激之情。


凌俐膝下沒有子女。從她申請調離崗位成為一名獄警的那一刻起,寓意著她主動放棄了沾有人情味的普通人生活。

機緣巧合之下,凌俐入職這座來自推理之都的海上監獄。即使新工作的特性與以往大相徑庭,她仍舊把持著對工作的熱情,全心全意地投入。凌俐辦事果斷高效,敢為人先的品行令同事們敬佩。

監獄長意欲培養凌俐成為下一任接班人,女人看中凌俐的能力、賞識她的態度,不曾想

一個女孩的出現干擾了進程。十幾年的摸爬滾打,監獄長從眾多對手中殺出一條血路,登上最高執行長官這個數人眼紅的位置。她本寄予凌俐厚望,可對方卻對一個小姑娘的慘境心生憐憫,女人憤怒地訓斥凌俐,獄警不以未然,反而辯駁她固執偏激。

凌俐很喜歡這個黃毛丫頭,尤其是女孩的眼睛。厭倦日復一日的枯燥生活是人的本性。她的出現如方糖般攪進生活這杯咖啡,提神的苦味麻木中增添了幾抹絲絨的甜味。

她踏進面試房間時有些茫然,凌俐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那雙迷離靈動的眸子上。它向女人訴說了主人的經歷,她從女孩身上看到當年自己的影子。

不同尋常的故事通常來自于人們的臆想。此刻相信第六感的直覺,凌俐展示出相對來說柔軟性格的一面,像草原霸主對待自己的幼崽那樣。

新官上任三把火。新市長砍了許多編制,借助新政策的力量,監獄長趕走了討人厭的小鬼,用強硬的手段逼迫凌俐放手,將政權交接計劃進行到下一步。

與此同時,殺手組織蓄謀已久的越獄計劃正式實施。凌俐帶領獄警隊伍迎戰,脆弱的防御體系難抵勁敵的進攻,對方卻猛然撤退,似乎是接到了人,不再戀戰。事后清理現場時,僅部分人員受輕傷,上報的重要損失項是城墻的修補——敵人炸開了一個大窟窿。

典獄長對此事萬般羞愧,經不住上級乃至新市長本人的層層問責,引咎辭職從此隱退。

民主推介下,能力出色的凌俐毫無懸念以高人氣當選,接棒成為次任獄長。


初夏的空氣很清爽。

當凌俐踏入辦公室時,灰已經穿戴整齊地坐在里面畢恭畢敬地候著了。獄長站在門口打了個哈哈,深吸幾口美味的空氣,看起來心滿意足。

潛入監獄并不是特意來拜訪老朋友的,間諜清楚自己此行的目的,但還是很想見見自己的老長官。敘舊什么的完全不用,灰想回應腦海中不斷涌現的聲音,見見她。

女人用冷酷的面孔掩蓋心中的震驚,徑直走到椅子旁坐下,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曾經的下屬。四目相對,灰抵御不了多久,在眼神的交戰中落敗。凌俐捕捉到對方目光渙散避開直視的小動作,明顯的刻意,和從前一樣。初夏的氣候變化頻繁,早晨還略顯清涼,到了中午愈發炎熱,逐步融化獄長心中的堅冰。

故人的久別重逢,和想象中的不同,沒有過多煽情的片段。幾句久違問候、幾杯茶的時間,灰起身告退,獄長也起身,走到她面前,為她整理著裝。初次面對面時,女人給灰套上了衣服,給她梳妝打扮,手生不熟練速度欠佳,因此差點導致遲到而相互連累。

一些沒有價值的溫情回憶涌上腦海,凌俐打斷了自己的思緒,坐回椅子上。多余的情感不是必需品,獄長對前輩的教誨稍微理解一些。

幾天的踩點,灰大致確定了犯人名單的具體位置。

間諜小姐得意地從口袋里掏出一卷膠片,躲進房間里檢索拍下的名單中是否有藤山先生的眼中釘“七號”?;也榭戳撕脦妆?,連個別關鍵字眼都沒看見,毫無收獲。她索性打開電燈將它們曝光,呲啦的響聲十分動聽,被丟進下水道沖入海里的嘩啦聲同樣悅耳。

女人仔細回憶檔案室的布局。她所拍文件藏匿的暗格鎖有一道機關,其重要程度不會出錯。她提出了幾個假設,它混淆在檔案室普通文件里,或是藏在了別的地方。只是簡單的猜測,為了確保任務進行順利,必須付諸行動。

灰又花了幾天把檔案室翻了個底朝天,得出不存在的結論。時間在流逝,搜尋情報卻沒有得到任何實質性的進展,間諜小姐很是苦惱。

離開前一日,灰來到獄長辦公室。對方熬夜辦公,正在偷閑小酣。她小心翼翼地觀察房間內的陳設,幾件會客家具,肉眼可見的視距可以判定不存在“小黑屋”的可能性。順著只剩一小段的金色瀑布望向獄長胸前辦公桌的,那是唯一神秘的地方。

灰大大方方地走了進去,木地板的吱呀聲吵醒了犯困的獄長。她抬頭與灰對視,木楞的眼睛瞪得圓大,獄長第一次看見女孩眼中強烈的欲望?;蚁蛩降绖e。

凌俐與姑娘相擁,帶著祝福、喜悅和離別的不舍。她輕輕地拍了對方的背,往女孩背上的衣服夾層里塞著什么東西。

獄長找借口短暫地離開了辦公室,折返回來時對方已經離開了。凌俐查看夾在抽屜用來驗證是否被人打開過的白色碎屑并未移位。她拿起電話協調囚犯的轉運和關押,金色的短發像舞臺定做的帷幕,銀幕后是一具矛盾體。


夏天的黏熱是眾生之敵。

整整一個月的潛伏期結束,目標代號“七”似人間蒸發一般不見蹤影。所掌握的情報皆表明人在此地,直接展開地毯式搜索去排查每間牢房如同大海撈針,女人不甘卻只得罷休。

離開的那日,她站在甲板上,靠島的一面,眺望這座記憶中的島。城墻上有個模糊人影,戴著帽子的金發女人,她的身后是這座監獄,監獄的下面是整座島嶼。盛夏的水汽蒸發旺盛,監獄島陷入霧中,再從霧海中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任務結束的例行檢查,間諜從被汗浸濕的制服中解脫。衣服的夾層掉出了意外收獲,是一張地圖的碎片,上面詳細地記錄了“七號”所在監區的具體方位。一條紅線橫跨藍色的海洋區域,灰猜測是對方的轉移路線,沿著方向有一所從屬其他城市的監獄。不帶圖畫的另一面是捉摸不透的奇怪句子。

“你的眼睛很漂亮?!?/p>

灰記下了,這句無厘頭的話沒有貶義,姑且當作是贊美吧。

情報上傳不久,藤山先生的接線員傳來捷報。目標人物“七號”在轉移押送的公路上被狙擊手庫洛一槍擊斃。至于為何大費周章去解決一個不曾加入雙方陣營的中立人士,她沒有深究。知道太多不是好事,死人的嘴里有一切人們好奇、想要窺探的秘密。

短暫的休息過后,間諜小姐將奔赴下一個潛伏地點,帶著美麗的眼睛一起。

(全文完)

《推理學院》是一款寓教于樂的休閑游戲,能幫助你提高觀察能力、邏輯思維能力、想象力、判斷力、表述能力、心理素質和表演能力;同時也可以培養您的團隊精神、活躍團體氣氛、增進團隊成員的感情交流、提高凝聚力。是目前線上最大的殺人游戲,豐富的角色設定和多樣游戲版本,帶給玩家最完善的殺人游戲體驗。



游戲圈情報姬 發表于8天前

推理學院 推理學院安卓版下載 推理學院IOS版下載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用戶本人,酷樂米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,文中素材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。


0 人點贊

記得評論+點贊哦

留言評價